笔神阁 www.bishen8.com    河套府养马场牧监郑德闵蓄意谋害马场战马之事闹的沸沸扬扬,整个河套府无人不知。读字阁 www.duzige.com

    而郑德闵谋害战马的本意是要嫁祸给唐安淮,这件事更是让河套府的百姓不能忍。

    唐先生多好的人啊,不辞辛苦联系河套府的教书先生们,教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读书认字明白事理,以防再被人欺骗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大好人竟然被郑德闵构陷。

    等着有人打听出,郑德闵之前就与唐安淮有旧怨后,民声瞬时间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百姓纷纷请愿,要处斩郑德闵,让河套府马场的牧监有德者居之。

    而这个有德者,除了唐安淮又舍他其谁?

    段知府叹了口气,“你是不知道,最近这请愿的百姓可真是越来越多,我要是不答应他们倒是不乐意了。”

    这万民伞都要弄出来了,若不是知道唐安淮不屑于弄这些手段,还真以为这是他私底下在撺掇百姓搞事呢。

    唐安淮倒是早有预料,“这几日将军府那边往马场去的勤快,大概是褚将军想要给我点颜色看。”

    段知府何尝不知道呢,褚建文这人从来不是心胸宽广的人,如今私底下撺掇人搞这个,把唐安淮抬得这么高,可真是其心可诛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如何?”

    唐安淮笑了笑,“劳动百姓来请愿,这一招还真是高明,我去跟大家说一声吧,不然外面冰天雪地的冻坏了身子,那岂不是我的不是?”

    段知府闻言叹了口气,“你不过是个读书人,又……”又对平章郡主没什么情,褚建文怎么就抓着你不放呢?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若是褚建文心胸宽广些,和唐安淮一文一武合作拱卫这河套府,该多好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注定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。

    他也跟着出去,生怕回头再闹出什么事来,唐安淮是个文弱书生,怕是应付不来。

    慢了几步,段知府出去的时候就听到外面的声音,“……感谢诸位乡亲父老太抬爱,唐某不胜感激,只是这天寒地冻在这里站着容易生病,若真是病倒那反倒是唐某的不是。唐某是犯官,承蒙河套府父老们不嫌弃,才能在这里扎根安家。依照大魏朝律例,犯官起复需要朝廷批准,便是褚将军都不能做主。唐某如今在马场得了份差事,又能在学堂教大家读书认字,已经十分满足,不敢再为政一方,还望诸位乡亲父老体谅,大家回去吧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段知府看着苦口婆心的唐安淮,再瞧瞧那些尚且迟疑的百姓们,正要开口,忽的看到唐安淮竟是一撩棉袍跪倒在地,“天地君亲师,唐某拜谢父老们的好意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看的惊呆了段知府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位唐探花颇是有几分风骨,继母不慈他便是对继母都十分冷淡。

    朝廷罢黜他的官衔,但功名还在身上,他这个庆历元年的探花郎可以见官不拜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却是跪拜这些寻常百姓。

    便是要他,他都不一定能做到啊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您快起来,天寒地冻别伤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回去就是了。其实我们也只是想要给您谋个前程。”

    看着落泪揩泪的百姓,段知府心中不由感慨“我之诚心为民,民亦为我。”

    寒窗苦读为官一方,要的不就是这一点回馈吗?

    段知府一时间感慨万千,连忙去搀扶唐安淮,安抚百姓。

    等着这汇聚知府衙门外的百姓离开后,这才搀着唐安淮回去。

 

相关:穿书后,我娇养了一窝反派崽崽  九阳天魔 烟尘中 龙傲剑尊 极品护花特工 异世武林至尊 
语言选择